悼念1211斯特拉斯堡案(白学圣地)

“什么嘛,这不是已经到了吗,雪……”我听到呼唤着自己名字的声音,下意识的就要说出心爱的人的名字,在起身向后看的时候,一张意想不到的,认为再也不会遇见的人的脸,冲入了我的视线.话语戛然而止.

五年未见的,与之前相比的,更加美丽动人的女性,那一头如丝绸般的黑色长发,无不提醒着我眼前的这位人的真实身份. 仅仅是一眼,就能确定她的身份,我的记忆力,还真是不简单……

我迅速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脚尖, 想逃走,必须要逃走…不是因为不想念,不是因为不想见; 而是正相反,我才必须要从,眼前的这位美人这里逃走; 明明, 今晚将要成为最幸福的日子,为什么,偏偏在这个时候? 这个玩笑开得都让我不想以“命运”来调侃了…

“呼…”大概是被我这差劲的行为感染了,眼前的美人深深地叹了口气, “你啊,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,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春希.”

“呜, 嗯.”让我听到这样犯规的话,还要让我怎么保持冷静啊,我努力抑制着自己心里那不该有着的情绪,轻描淡写地回应着.

“……”不知道眼前的人在做什么, 毕竟我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脚尖,耳边传来风的吹拂声,脸上有的只是冰冷的空气的触感. 我现在的行为,在她眼里,应该是很搞笑的吧…

“哎…”耳边传来她的叹息声,“嘛,看到你平安,我就放心了…那…就,这样吧.”

听着她转过身去的声音,我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,只是看着背影,是可以的吧?仅仅是听了她的声音,在没有汇合前,最后再思念一下,这种程度的,是可以的吧? 明天过后,一切都会恢复正轨,我们之间,再不会有任何交集,这样,是被允许的吧?

就在我眼睛将要聚焦在这些事物上时, 更大的不和谐感以及危机感涌上了我的心头,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,告诉我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会很可怕.

我猛地抬起头,环顾着四周,当我发现那不和谐感来源于哪里后,冷汗顿时冒了出来.

在脑袋里想好对策前,我的身体先动了起来.明明直到刚刚为止还无法自由活动的身体,现在早已恢复如初,只因这极端情况下赋予我的免罪符而已.

完全不知道身体的爆发力原来有这么强,只是一瞬间,我就冲到了和纱面前,因为眼角的余光,已经看到枪口正冲着我们这个方向,子弹随之呼啸而来.

惯力将我们冲击到地上,我紧紧得抱住她,任凭手肘上和肩膀处传来的冲击力蔓延至全身.

千钧一发,就在我们冲击到地面时,子弹正打在我们刚刚所处的位置,被打散的碎片掉落在我们身上,尘土飞扬着,我将和纱深深埋进怀里,妄图以这血肉之躯,去抵挡那呼啸而来的死神的召唤.

或是一瞬,或是良久,我已经分不清时间过去了多久,这一梭子弹总算停了下来.

“你才是,笨蛋吧?突然冲过来,受伤了怎么办.”和纱的声音高昂起来,她抬起泫然若泣的双眼,紧盯着我,喂喂,这样的话,我会更把持不住啊…我不敢再看她的眼睛,转而观察四周的情况.

广场已经一片狼藉,哀嚎的声音不绝于耳,那个凶手呢?我寻找着他的身影,但依然无果.

“和纱,你听我说,”我深吸了口气,冷静下来,“凶手好像已经逃走了,你就在这里乖乖的不要动.”

“不行!和纱!这种情况,你就不要…!”我着急了起来,又看向和纱,当触碰到她那双带着决意的眼神,我不得不缴械投降,“……那好吧,你就紧紧跟着我,千万不要离开我的视线.”

“啊!”我这才惊觉自己一直维持着抱着她的姿势,急忙松开双手,“对,对不起!我…”

“哼,抱得太紧我都要喘不过气了.”和纱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起身说着,然后将手伸向我,“嘛,情况紧急,我就不跟你计较了,快起来吧.”

“真的是,太好了,”我借着和纱的力站起身后,庆幸道,“你的这双手,还好没有受伤.”并没有放开她的手,而是又反复检查并确定没有任何伤口后,才松开.

就在此时,一声痛苦的呻吟传来,我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,在大约十米处,一位女性倒在地上,周边的雪已经被染成了红色.“和纱!”我看向和纱.“嗯.”和纱只是点了点头.“喂,你在做什么啊!”我半跪在地上,和纱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了.“快上来,脚,一直都很疼吧.”“……”她没有再答话,只是默默地将身体托付于我.“谢谢.”我背起和纱,向不远处倒在地上的女性那里小跑过去.

“您好,我来帮助您了!”不需要问女性哪里疼痛,就能看到她的小腿处已被子弹贯穿.我将和纱放下,和纱将女子的头枕到自己的膝上,用比我流利很多的德语安慰着她.“和纱,跟她说请忍耐下.”和纱将我的话转达给女子,并握住她的手.我看着女子腿上的伤口,血正缓缓流出,还好,这说明并没有伤到大动脉,接下来要做的,只能是先止血了,我匮乏的急救知识这么告诫着.我解下围巾,把它撕成条状,将伤口仔细包扎起来,过了一会,血流出的速度已经不是那么快了.“和纱,已经可以了,接下来,只能等救护车了.““好.”和纱拿出手机,摁了一串号码,“喂?在科勒贝尔广场发生一起枪击案,需要救护车…是,请迅速前来,已经有不少伤者了…是,谢谢.”和纱冷静的将眼下的情况说给电话另一端,挂断电话后,向我示意一切都已妥当.

我们陪着女子等待着救护车与警车的前来,在这期间,我并未与和纱搭话.这样的情况,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它涵盖进正常的情况吧.我这样想着,时不时地看向和纱,她的外套已经凌乱了,身上与脸上也沾染着尘土,温柔地与躺在她膝上的女子说着话,为她带去力量;这样的她,是如此的光芒四射,刺的我不得不转移目光,否则,下一刻,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抱住她.

终于,救援人员来了,女子直到进入救护车前都在向我们道谢.终于,结束了.一直紧绷着的弦松了下来,我不由得眼前一黑,肾上腺素过度使用的后果袭来.“春希!”一直关注着我的和纱赶紧用肩膀托住了我摇摇欲坠的身体,“你还好吗?!”我闻着从她头发上传来的,染有和纱味道的清香,即使是身处于这样可以说是战火硝烟的地方,都无法抵挡和纱的味道,“和纱,能遇到你,真的是,太好了.”这一次,我温柔地抱住她,“能保护你,真的是,太好了.”“笨…笨蛋!!”和纱的眼泪夺眶而出.

之后,我们在简易搭起的医疗站处理了和纱脚上的伤口,也顺带将我手肘上的擦伤处理后,便听闻今日的斯特拉斯堡,有四人死去,十一人受伤.和纱在听到这个消息后,悲伤的不能自已,我心情沉重的握住她的手,希望能借此支撑起她.“呜呜…呜…春…春希,”和纱在我的肩头上哭泣着…“和纱…我们,刚刚,救了一个人啊.““呜呜…嗯.““至少她,还可以继续她的人生,这些,都要拜和纱所赐啊,”我抚摸着和纱的头,放缓语气轻轻说着,“和纱不是一直,都在鼓励着她吗?直到最后,她不是也告诉了和纱自己的名字吗?以后,和纱也是可以去拜访她的吧?”“呜…嗯,嗯!”

“呐,曜子女士,就请您好好照看和纱了.”我深深地向前来接和纱的曜子鞠了一躬.

“啊,三言两语,也说不清…”我回避着她询问的眼神,“总,总之,明天还请多指教!”再次鞠了一躬后,我逃也似的离开了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