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蒙娜丽莎》百年前轻松被窃(组图)

今天的法国巴黎卢浮宫,达·芬奇创作的《蒙娜丽莎》前,总是游人不绝。驻足观众的视线,不仅落在画中女子那神秘微笑之间,也会停留在画框边一块特地留出的空白墙面上。

正是那段两年的失窃史,使得《蒙娜丽莎》在卢浮宫里的地位,由镇馆之宝,变成了镇馆之宝中宝。

任何一所拥有大量珍玩名作的博物馆都会防贼,唯独一百年前卢浮宫的馆长泰奥菲勒·奥莫勒不以为然。就在《蒙娜丽莎》失窃前几周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lhjj.net/,斯佩齐亚他曾大发揶揄:“你们是不是怀疑还能有人要去偷巴黎圣母院的塔楼?”

温琴佐·佩鲁贾,时年32岁,意大利移民,曾在卢浮宫工作。在他眼中,偷盗名画,一件工作服和些许勇气足矣。

1911年8月20日是个星期天。当所有游客离馆后,佩鲁贾潜藏在一储物柜中过夜,等待时机。

第二天清早,佩鲁贾在巡视人员交接班后,把宽53厘米、高77厘米的《蒙娜丽莎》从4个挂钩上取下,撤下画框丢弃,把画作强行塞进自己的工作服内。

一切都那么顺利。即便是在他准备离开卢浮宫、遇到一扇紧锁的门时,都会遇到“及时雨”:一名全不知情的水管工出现,帮助他打开了通往“成功”的大门。

《蒙娜丽莎》就此离开卢浮宫。直至8月22日,馆员才确认,画作不是被人拿去“保养”,而是被盗。

局录有指纹,但什么叫运气?运气就是佩鲁贾留在警察局的指纹是右手指纹,留在墙上的是左手指纹。

巴黎警方从指纹入手的调查自然没有结果,没有任何馆员的指纹记录与墙上的指纹匹配。

那个水管工绝对是个突破口。但当警方拿出所有馆员的照片让他指认时,他居然说“不认得”。

条条大路都不通,警方开始“胡思乱想”,把“矛头”指向极具作案手段的“艺术品犯罪团伙”。警方在这条弯路上走了两年。如果不是窃贼自曝名作,警方恐怕还得在弯路上继续走下去。

其实,《蒙娜丽莎》遭窃后,一直暗暗地“沉睡”在佩鲁贾的床底下,就在巴黎西南角的一所公寓内。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近期一篇文章揭露,当年有侦探怀疑佩鲁贾,甚至还造访他的公寓,就是没找到画作。

随后,本该属于《蒙娜丽莎》的那片空墙被另一幅巨作《巴尔达萨雷·卡斯蒂廖内》填补,后者的画匠是与达·芬奇齐名的拉斐尔,只不过两幅画像的主人公一女一男。当然,近年也有研究员提出《蒙娜丽莎》的原型是男子。

佩鲁贾居然堂而皇之地试图把《蒙娜丽莎》出让给位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美术馆。美术馆接到画之后开始鉴定,鉴定为真品后报警,佩鲁贾随后在自己的家乡意大利被捕。

当被问及盗画动机时,佩鲁贾打出“爱国牌”,称自己要夺回一幅被拿破仑军队掳走的意大利画作。

其实他被“鄙视”了,因为掳走《蒙娜丽莎》的人不是拿破仑,而是早于拿破仑大约200年的法国弗朗索瓦一世国王。

佩鲁贾接着打“同情牌”。他说,自己在法国时,常被人戏谑地称作是意大利“通心粉”,受歧视,伤自尊。

于是,法庭给了佩鲁贾一个判罚,监禁7个月零9天,比《蒙娜丽莎》被他“囚禁”在床底下的时间短许多。

佩鲁贾这位“幸运”的盗贼1925年便去世,44岁,死后少有人提,今天这个特殊的“100周年纪念日”除外。

如今,《蒙娜丽莎》悬挂在失窃前的挂位旁边,《巴尔达萨雷·卡斯蒂廖内》被人摘走去了别处。

不同的是,《蒙娜丽莎》的悬挂不再靠4个挂钩。她拥有特制的墙体,不再易于摘取,她拥有防弹玻璃罩,她拥有至少一名警卫随身“护驾”。任何不轨,不再易于图谋。

如今,那段失窃的历史被大多数人遗忘。在绝大多数访客眼中,焦点仍在她那神秘的微笑,是温情莞尔?是拘谨尴尬?是傲然独立?还是嘲弄奚落?还有她的身世,也许只有达·芬奇自己才知道。当然,在另一些参观者眼中,颇有一种“走过路过不能错过,但真正看了也就那么回事”的感觉。

“我原本期望画能更大些,因为在学校时老师总告诉我们她有多伟大,”28岁的美国游客雷伊·阿罗约告诉德新社记者。斯佩齐亚

一名天天得从《蒙娜丽莎》前走过的卢浮宫女巡视员表示“不为所动”,其实“达·芬奇画过更好的画”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